• 喝早茶 - [自语]2008-05-07

    30号那天晚上,跟M先生约了通宵K,堂会。虽然也不贵,但环境实在不行,于是我们说好再也不来了...

    5点从6楼下来,有些头重脚轻,哎呀,老啦...在麦坐了一小时,依然不想吃它家的东西,突然M先生说想去喝早茶,就去了。有些事就是需要一些冲动的。

    先去的是幸运楼,但等到快7点也还没开,加上楼下一堆老头老太,只好转移阵地。接着去的是江边的鸿星,MS人不多,于是就等啊等,等到8点才有东西吃,汗......期间M先生拉肚子,我也不能幸免,想起K那里的冰奶茶,呃,八九不离十了吧...

    这样一边坐一边吃一边聊天,对上一次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了。也许这种闲暇的状态,正是广州人所喜爱的。依然那么琐碎的话题,偶尔的两口点心,时间就这样流走了。短暂的交叠,然后就重回各自的生活了。

    下一次,要是跟小猪一起,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呢?很期待...

  • 寒夜 - [自语]2008-02-03

    凌晨的时候,模糊地醒了,一看钟,才两点多,手脚都是冰冷的,于是起床找被子。翻箱倒柜,终于找到一床薄被,套上床单后,却没了睡意。

    看着柜门,又想起了许久前的那个夜。噩梦惊醒了,也是这般坐着,抱着腿,看着那柜门。那些分离的夜,疼痛也渐渐地远离了,而感慨愈浓。彼时的闷热,已被这寒冷彻底替换了。

    只是有些失望,两个不成熟的人凑在一起,免不了相互伤害的吧。没想到已是这样的年纪了,本不该太计较的事,却逃不掉这俗套,摇头。明明早也不是拿原则当理由的人,偏偏毫无办法。虽不至于心灰意懒,也退了些许信心。

    醒来时太阳也出来了,心情也好了,约了老头跟M先生逛街。没想到花市还未开,于是逛运动店,他们找包包,我找我的毛毛鞋。吃饭聊天,偶尔感慨一下,也是件舒服的事。

    坐着的时候,感觉想念很浓,于是我想,也该结束这场幼稚的闹剧了吧。

  • 晨光 - [光影]2008-01-02

    30那夜,M先生突然来短信约唱K的时候,小肥肥正挨在我身旁。下午的时候被唠叨着要一起去唱,没想到晚上就有人约了,于是答应。

    12点多的时候走在校道上,牵着手,任夜风再吹,也暖暖的。数着晃过的车,喝着从OK买的奶茶,一切都是那么的惬意。

    唱歌的时候来来去去的就那么几首,倒是少唱了好多英文歌。听M先生唱,其实是种享受,只是他一直点古巨基的,让我最后忍不住点了首《十七岁》给他唱,没想到大家竟都会,哈哈。肥肥被带坏了,点了好多很难唱的歌,结果嗓子就哑了。坐在我旁边唱歌的人,都如此让人温暖。

    到宿舍的时候,吃完了早餐,竟在阳台上映出了太阳,于是拿相机拍了这样的一张。

  • 是的,就是传说中扶着墙进扶着墙出的万恶的自助!四海一家第二Hit!

    从地铁出来,在长隆旁边的公交站等专车,觉得周围很荒凉。于是给小肥肥发短信,被告知晚上是聚会而不是聚餐,可怜,赶紧敦促吃饭去。

    跟M先生坐在商店外头的椅子上剥桔子吃。最后商店也关门了,车就来了。

    进了吃饭的地方,本该被带到非洲厅的,一个不小心来到了南极厅。然后还是存包,找吃的,最后消灭掉。大概吃了的东西有:虾饺、芋泥丸子、排骨、芝士螃蟹、芝士虾、豉油鸡、切片香肠、切片鸭胸、三文鱼刺身、生蚝、冻虾、素海参、鲍鱼、海螺寿司,喝掉的东西也很夸张:松露炖鹧鸪*3.5、元贝酥皮鱼翅汤、椰汁雪蛤、奶茶、干花茶,还有草莓雪糕一个。

    赞一下虾饺,皮做得非常有韧性,里头的虾也很大只。三文鱼刺身很新鲜,肥美。汤里的松露比较足,有拇指大。鲍鱼做得很难吃,螃蟹是冷的,香肠很咸。

    拿着一杯干花茶坐在回转寿司边上,看着M先生在那里使劲地塞,感觉很好。紫背天葵、柠檬草、勿忘我、千日红,还有一点铁观音,渐渐地让香气沁入心脾,平静地看着隔壁厅里那一对新人庆祝的热闹,只觉得很温馨。人生本该如此。

    呆到九点,就赶地铁去了。出了鹭江,顺利把M先生赶去了招待所,这样就不用在麦当劳里熬了,对身体好。

  • 琐碎 - [自语]2007-12-15

    小肥肥去面一个咨询公司,情况MS还不错,当晚吃KFC小庆祝。其实我是喜欢走路的,两个人慢慢地向着目标,相互解闷。只是风有点凉,夜有点黄,心里有点唏嘘,莫名其妙,幸好怀里有点温暖。

    被窝很暖,身旁的人很热,还有奇怪的磨牙声。我做着乱七八糟的梦,却似乎一直带着微笑。

    下午去回龙路面试,竟遇到了群殴,恐怖啊,最后重伤而退。这个单位不怎么样,面试组织得很乱,本该两点开始的,拖到了快4点。

    坐地铁,挤人堆,5点才到家,然后跟爹去了湘岳楼吃饭。对上一次跟爹两个人一起吃饭,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,他在旁边,戴着老花镜,关心我的面试,这情景像突如其来的忧伤,让我有些语塞。结果回家爹还考察了该公司的网站,准备晚上跟娘研究一下。但,其实人家还没给我二面的机会吧...

    猪在面试完的时候竟然call了我一下,聊了几句,竟然是要去看吉吉的演唱会,想找机会聚下,不知道能不能聚上了,呵呵。对上一次的话,应该就是他要请吃饭,结果没带钱的那回吧...

    今晚小肥肥要去通宵K歌,这个神经,病肯定要加重了。于是我又想起那些跟M先生一起K歌的日子了,怀念。

  • 鸵鸟?鸸鹋! - [自语]2007-11-23

    打电话去订位,被很不客气地告知只接受6点半前的预定,要现场去到等。跟M先生诉,他说,那个巴桑肯定觉得你是GMD的。呃...因为店名叫做根据地...寒...

    鸸鹋肉吃起来跟牛肉比较接近,但更嫩些。点了葱烧鸸鹋片,菜心鸸鹋柳,还有鸸鹋肉煲饭。煲饭做得一般,没有什么特别,还有一点焦味。葱烧鸸鹋片里的葱我竟然吃得下,比较神奇,大概是北方的大葱味道并不太浓的缘故吧。鸸鹋柳比较厚,吃起来口感很好。

    吃完跑去家乐福散步,看到他的手臂,想起下午说的,突然觉得很神奇。突破了70kg的M先生,随便用一个平时经常要提重物来掩饰,结果被我识破,哈哈。

    早上镜头就到了。试用了一下,效果还是挺满意的,毕竟也只是半k多些,已经很令人兴奋了。周日要出去试试效果。

    傍晚竟然看到了月亮和晚霞,难得啊。

  • - [自语]2007-11-09

    一个星期不更新,好象有点说不过去了,但其实还是很懒的...(那个,你们应该都知道的吧-_-#)

    星期三M先生约吃饭,跑去了海珠区委那边,地点非常隐蔽,在一个招待所里头。两个人吃4人套餐,饱到不行...吃完跑去了天河看梁丙,然后聊到10点才走。

    下星期又一个离开广州了,真是越来越少人了呢。虽然说得惨一些的话,就是“揾两餐”,但其实人还是往高处比较好吧。早已学会微笑面对的事,还是让它看起来更值得高兴些吧。

    昨天在实验室里赶工赶到11点,听着有点恐怖,但其实还算好吧。有人陪着,一边说说笑笑的,时间也过得箭一般快,嗖的一声过后,就打铃了。想来认识也有三四年了吧,这时光偶尔也美好,让我在寂静里可以不孤单。(可恶的是,还没到10点半我就又要一个人继续做实验了...)

    做完实验跟小狐狸去吃烧烤。蘑菇烤得还不错,生蚝也算肥美,鸡翅刚刚熟,这才算是夜宵嘛!当然,聊得也挺好的。

    今天早上去看TEM,噢耶~!终于包上了!虽然只有薄薄的一层,但这绝对是个好开始啊!接下来应该就好做了,哈哈~~~

  • 有点累了。被老板说进度慢了,但自己却仍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来补救。

    于是终于决定要把实习结束了。虽然还是很想做到11月,但其实离答辩也只有半年多的时间了,权衡利弊吧。

    昨天跟M先生去一家新开的店试味。芦笋炒牛柳,番茄蛋煮面筋,布袋豆腐,两盅汤。芦笋很新鲜,也很嫩,牛柳要小赞一下,一点都不老,但很香,广州话叫够镬气,标注是安格斯牛柳,真夸张。面筋跟豆腐比较一般,家常味。最好玩的是菜牌上说豆腐的时候用了一个词,叫不可思议,哈哈。我喝的是海星汤,里头有鸡肉,猪肉,海底椰,鲜海星,汤色比较清,但味道很甜,赞。

    M先生终于通过N家的面试了,就等着去签了吧。他对这份工作比较期待,我也觉得挺好的。只是以后工作地点在东莞,大家见面就没那么方便了呢。他说还好,比较近,可以周末一起饭。嗯,也是,最重要的是他的发展了。

    今天肥子请饭饭,吃寿司。八点之后半价,还真等到差不多八点才见到肥子。这家伙竟然踢着拖鞋跑出来...坐车过赤岗,进了店门,和服小姐还是挺热情的。一直吃啊吃啊,碟子越来越高。最后结帐,100不到,爽,我吃到快走不动了。要赞一下的是鳗鱼寿司跟墨鱼前菜。果然是比元禄性价比高啊!

  • 亲耐滴小桃,俺看了你的blog,也被你传染到了...

    前几天有人请饭饭(M先生),又有人请糖水(小黑),应该耗费了不少RP了吧。

    于是今天下午刮破了手肘,晚上洗澡的时候几乎滑倒,不幸撞了一下脚。

    嘿嘿,要大吼一声,俺滴RP底子也是不错滴!没什么大碍,哦也~!

    :目

  • 等了也有半年多了,这个想法也酝酿了两年,昨天终于实现了,呵呵。

    全程都有爹娘跟M先生的陪伴,很安心。不过俺娘实在是很唠叨的,一路都在数落我,称赞M先生。理由就是我一听到报价不合就转头走。结果不是很明显嘛,人家开个这么高的价,分明就是看你没钱,不想搭理你。当然,也可以是神经病发作...

    中午特意跑去巴适吃。肥肠粉味道不错,担担面也还好,水饺很一般,猪脚汤很浓,开边虾竟然不熟...边吃边聊,还是挺开心的。

    下午就去先前问过价比较有诚意的店把相机买下来了。套机+1G高速SD+包,一共8375,还行。然后就让爹娘把相机带回家,我就跟着M先生去了Ikea...

    晚上带着战利品去了山东老家。本来M先生不太好意思继续打扰的,后来还是给我拽过来了。席间,M先生似乎很喜欢那个老醋茼蒿,吃了好多,却不肯碰那锅酸辣粉,因为它红红的,看起来很猛。我很英勇地印证了他的看法...

    回到家,我娘又开始向我诉说M先生的优点了......成熟啦,风趣啦,健谈啦,看来她似乎真的蛮喜欢M先生的,晕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