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失焦 - [光影]2007-10-17

    Tag:黄昏 广州

    广州的黄昏这几天总是带了些绯红。还没到上灯的时分,对面的建筑都有些模糊了。但不久,这浑浊的黄昏,又将被各种光映得灿烂起来了。

    头有点晕,房顶上的光管都看得不清不楚了。失焦也不是什么坏事,只是想渐渐坠入梦乡而已。我累了,失去了对焦的力气。这世界开始摇晃了。

  • 有点累了。被老板说进度慢了,但自己却仍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来补救。

    于是终于决定要把实习结束了。虽然还是很想做到11月,但其实离答辩也只有半年多的时间了,权衡利弊吧。

    昨天跟M先生去一家新开的店试味。芦笋炒牛柳,番茄蛋煮面筋,布袋豆腐,两盅汤。芦笋很新鲜,也很嫩,牛柳要小赞一下,一点都不老,但很香,广州话叫够镬气,标注是安格斯牛柳,真夸张。面筋跟豆腐比较一般,家常味。最好玩的是菜牌上说豆腐的时候用了一个词,叫不可思议,哈哈。我喝的是海星汤,里头有鸡肉,猪肉,海底椰,鲜海星,汤色比较清,但味道很甜,赞。

    M先生终于通过N家的面试了,就等着去签了吧。他对这份工作比较期待,我也觉得挺好的。只是以后工作地点在东莞,大家见面就没那么方便了呢。他说还好,比较近,可以周末一起饭。嗯,也是,最重要的是他的发展了。

    今天肥子请饭饭,吃寿司。八点之后半价,还真等到差不多八点才见到肥子。这家伙竟然踢着拖鞋跑出来...坐车过赤岗,进了店门,和服小姐还是挺热情的。一直吃啊吃啊,碟子越来越高。最后结帐,100不到,爽,我吃到快走不动了。要赞一下的是鳗鱼寿司跟墨鱼前菜。果然是比元禄性价比高啊!

  • 宣讲的末段,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数字,月底薪10k,天啊...

    后来S小姐回答问题的时候又说了一个惊人的数字,每年在全国都会招20-30人,但每次都招不满...

    MS难度有点高啊。不管了,先试试吧。

    Anyway, S小姐的话的确还是多少振奋了一下我的心,似乎有点热情了,哦也~!

  • 亲耐滴小桃,俺看了你的blog,也被你传染到了...

    前几天有人请饭饭(M先生),又有人请糖水(小黑),应该耗费了不少RP了吧。

    于是今天下午刮破了手肘,晚上洗澡的时候几乎滑倒,不幸撞了一下脚。

    嘿嘿,要大吼一声,俺滴RP底子也是不错滴!没什么大碍,哦也~!

    :目

  • 杂事 - [自语]2007-10-10

    一直在想,现在这份实习到底要做多久呢?要不要找个借口推掉呢?找什么借口呢?好多问题,一直在转,但是到最后,还是想着把10月做完吧。

    实验的进展几乎是没有。往那几个小样品管里加了几滴酸,第二天来一看,里头果然是清澈明净...不过也顾不了了,过些天拿去做个TEM试试吧。

    BP的网申今天就截止了。那些职位,我觉得还是不适合我的吧,但又想试试。好吧,看今天到底会不会填了,真有些期待。

    晚上和小孩、Leo糖水去了。可是因为刚喝完奶茶,饱饱的,就随便要了个梨汁,顺便打包了个绿豆沙给CY。回去的时候,CY看到绿豆沙还挺惊喜的,呵呵。

  • 旅程 - [自语]2007-10-07

    从来没有想过,同在一个城市,两个地点间的距离可以是3个小时的车程......

    从家出发,走二十分钟,公交坐半小时,地铁1小时20分,再转公交坐20个站。那样的一个海,跟珠海无异,灰灰的黄黄的,天空虽然是蓝的,可很淡,还似乎蒙上一层雾。太阳丝毫没受影响,依然毒辣。

    如果只是为了拍照,这样的条件实在是让人抓狂的。当然,我是来逛的。只要是没走过的地方,不管怎么样,都是吸引的。一个人走,感觉不是一般地好。汗出了很多,眼睛也很难睁开,但心情就是那么好。

    海滨公园很大,有很多小风车,但没有大树,走得腿都有点酸了。有些小湿地散散地落在几处,吸引了零星的钓客。走到小小的树阴下,休憩片刻,清凉的海风立刻把热量带走,我的短头发像被水拂过,精神一振。

    天后宫的善信不少,男男女女,老老小小,成群结伴。整个宫的规模也不小,共有三个殿,再往上是一个塔。天后只是个被神化的女子,但她的救助却是真切的,短暂的生命也结束于一场救助的失败。人们神化她,也许是对美好善良的向往的另一种表达吧。

    片片待附...

  • 昨天跟家里人聚餐。

    中午去了芳村吃海鲜。花螺、多宝鱼做得都一般般,不功不过;海参炒得还行,比较香;胡萝卜流沙包很软很浓;基围虾很甜。舅舅他们吃得挺开心的,于是我也微笑不停,有点累。

    下午去逛市场,里面除了肉菜,什么都有。先看的是木头家具,虽然我对木头做的家具总是怀有十二分的好感,但太老式的就...这个场里全是檀木,红檀、绿檀、黑檀什么的,价格贵得吓死人,看到一套两张椅子加一个茶几的,价格是20w...舅妈指着一张3w的床跟我说,以后结婚就买张吧,我一看那颜色,不红不棕,像神龛......

    里头的龟区实在是有太多的龟了,说不定有上百种,真可怕。看到那种鳄龟,直径有半米那么宽,背上长得像鳄鱼皮似的。还有斗鱼,尾部好象有三瓣,丝状的鳍,游起来很好看。蜥蜴这种动物,一般应该是比较温驯的,本来想去摸摸的,后来被他们拉走了。

    晚上回学校东门的明记吃。比较有印象的是那个芥末鳝片,凉菜,很脆,芥末的味道也很好。

    姐姐的女儿太可爱了。眼睛扫来扫去,看着我的时候,做个鬼脸,就把她逗得呵呵笑了。有时专注的眼睛很认真,不知道想什么呢。走的时候用手去戳她的小脸蛋,结果她笑了,哈哈。

  • 余温 - [光影]2007-10-05

    Tag:夕阳

    它慢慢地落下,慢慢地圆润,柔和。

    光线触碰到皮肤,你却突然有种渴望被包围的感动。

    莫大的街头,交错的人流,这一刻占据的,竟如同百年的寂静。

    想笑可以大笑,想哭,却只能剩余无力的彷徨。

    一步赶一步,疾走黄昏大道。

    当熟悉的门再次闯入视线,一切消逝。

    余温,不过是个催促,依靠的方寸,何时都在守侯。

  • 天气的错 - [自语]2007-10-04

    为什么这个令人向往的长假会变得这么沉闷,也许真的是天气的错哦。呵呵,其实也不是那么不堪了,偶尔叹一下对身心都有益...

    小桃的明信片到了。真羡慕啊,长假竟然跑东北去了。很厚的外套,很长的车程,这些都算不了什么,关键是旁边的那个人,对吧?期待就是对计划实现的一种等候吧,惊喜就只能是锦上添花,不包括逆转。

    丽江的大研镇,似乎是个水乡吧。踩着那些长长的木板,才能出门。那样的摇晃,在记忆里有些熟悉,至于什么地方,什么人,怎么也是拾不起的了。

    要是明天天气好,就去南沙转转吧。

  • 等了也有半年多了,这个想法也酝酿了两年,昨天终于实现了,呵呵。

    全程都有爹娘跟M先生的陪伴,很安心。不过俺娘实在是很唠叨的,一路都在数落我,称赞M先生。理由就是我一听到报价不合就转头走。结果不是很明显嘛,人家开个这么高的价,分明就是看你没钱,不想搭理你。当然,也可以是神经病发作...

    中午特意跑去巴适吃。肥肠粉味道不错,担担面也还好,水饺很一般,猪脚汤很浓,开边虾竟然不熟...边吃边聊,还是挺开心的。

    下午就去先前问过价比较有诚意的店把相机买下来了。套机+1G高速SD+包,一共8375,还行。然后就让爹娘把相机带回家,我就跟着M先生去了Ikea...

    晚上带着战利品去了山东老家。本来M先生不太好意思继续打扰的,后来还是给我拽过来了。席间,M先生似乎很喜欢那个老醋茼蒿,吃了好多,却不肯碰那锅酸辣粉,因为它红红的,看起来很猛。我很英勇地印证了他的看法...

    回到家,我娘又开始向我诉说M先生的优点了......成熟啦,风趣啦,健谈啦,看来她似乎真的蛮喜欢M先生的,晕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