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昨天跟M先生吃客家菜,就是广卫路那家。

    两个人吃饭,菜都比较简单,一个清炖鸡,一个炒菜心,一个蒸酿豆腐已经足够了。鸡是用当归、五指毛桃炖的,这回药材味不那么重,所以味道不错。菜心虽然是用猪油炒的,可还是掩盖不了它本身那股甜味,棒。豆腐嘛,是M先生点的,我觉得怎么做那味道都没啥区别,他觉得好吃。

    似乎大家都有点饿了,大口吃鸡,大口吃菜,还吃了两碗饭。最后差点没把鸡吃完,可我们都饱得快动不了了。

    吃完了,休息够了,就去了北京路。因为目的只是散步,就没有进什么店逛。慢慢地在那些暖色的灯下踱着,看看周围的面孔,跟M先生搭几句话,简直可以说是饭后的一种享受了。古道边上总是有那么多人在看在拍照,潮水般来又去的人,拍下了它断续的时光。

  • 28号小孩请吃饭,地点是在江南大道中的某东南亚餐馆。

    这个餐馆不好找,第一是因为它比较偏僻,细长的小路走进去才是门面,第二就是小孩没戴眼镜,汗...

    点了香茅鸡,春卷,豆腐,附送例汤两盅。汤是不错的,玉米胡萝卜猪骨汤,火候够,味道浓。豆腐很神奇,虽然炸过了,可是很入味,就是鱿鱼不太新鲜。鸡不过不失,香茅味很重,但调得偏甜了些,盐也放得不少,鸡肉有些硬。春卷很失败,半包半露,包着一只虾,芹菜、青瓜、火腿肠各有些,吃起来有点糟的感觉。黑名单之。

    吃完回学校剪头发,在培训公寓那里。洗头洗了好久,因为是“干洗”,很不舒服。跟barber说要剪短,一睁开眼睛,果然是很短了。脸太瘦,再配个刺猬头,实在是有些突兀。不过感觉还是很舒服的,特别是风吹过的时候。

    跟小孩聊天也很舒服,有什么说什么,没什么就安静。

  • 其实还好 - [自语]2007-09-29

    Tag:反思

    其实真的不算什么吧。当时的感慨,气愤,无奈什么的,睡一觉之后就烟消云散了。过去的事跟现在一比,顿时渺小得很了。

    《思念是一种病》听了有好些日子了,阿岳的声音虽然糙糙的,没什么技巧,但任何人都不能怀疑他的情感。Tanya就好象躲在了布幕后,很仔细地,才能发现她偶尔显露的微笑。粗听只是一般,越听竟越有些着迷了。

    思念是一种病。但我想我再也不会病得那么重了吧,呵呵。

  • 最凄惨的中秋 - [自语]2007-09-27

    Tag:中秋

    我想这应该是我长这么大以来,第一次中秋过得这么凄惨的了吧。

    5点多出发,等了很久车,结果坐上了131。快一小时后下车,走路,转车,走路,然后到家,已经是7点多了。一开门,一片漆黑...完全石化了...很无奈地吃了一堆栗子,洗澡,就匆匆带上月饼去老头那里了。在这里要佩服一下我的知觉,半路上给红姨打了个电话,结果他们竟然在胖子宿舍,这时车已经到客村了。只好走回宿舍然后休息了。

    幸好晚上小孩陪喝糖水,顺便吃了点陈村粉,不然也许半夜就会饿醒了...

    唉,算了,反正15的月亮也不够圆。

  • “...牛啊牛斗猪,猪啊猪斗牛,猪唔够牛斗...”

    那小孩就是这么唱的。真是熟悉的旋律啊!没错,就是以前小学初中那种升旗时伴奏乐队必吹的一个旋律。听了也有9年了吧,可距离最后那时,却已10年多了。晃晃荡荡的时间,一转眼,却再也不见踪影了。

    身旁的M先生竟睡着了。窗外的珠江,正如它的名字般灿烂,在黑夜的帷幕下。雨也渐渐地收了,车一过,溅起些细碎的水花。

    这是一个平静的夜,有记忆的歌谣在回荡。

  • 昨天上了一天的班,又累又无聊。下班的时候大出一口气,赶紧约M先生吃饭。

    去到吃饭的地方,竟然要等位。20分钟后坐下,M先生波澜不惊地跟部长说,来两斤虾,罗氏虾跟沙虾各一斤,白水煮,13块8一斤哦。晕啊,两斤怎么吃得完啊...我在一边说够了够了,结果他还多点了一个豆腐,一个苦瓜,加上之前我点的猪手,三人都能吃得饱饱的了...

    结果是他整晚都在狂吃虾,我也是,还要兼顾猪手跟苦瓜,实在是手忙脚乱啊。不过虾还是挺新鲜的,沾辣椒酱油味道不错。猪手跟单位那边的饭馆比差了些,清爽但味道不够好。苦瓜煮太熟了,没有苦味,浇上豆豉汁之后就不够淡了。豆腐我觉得哪里都一样...出门的时候M先生说,他怕吃不完那个虾不让他走,因为上面写着只限堂食...

    后来M先生打包了豆腐跟苦瓜。可是!他竟然把那饭盒 故意地 留在了百佳的储物箱里!!好变态啊~~!!!

  • 早上跟M先生去逛电脑城,发现内存1G667的才235,好便宜啊~!他买了一条,可惜我要存钱,不然也买一两条。陪他逛完内存,就轮到我看看D80了。似乎没怎么变,稍微便宜了点,套机8300,单机6300。还是再存几个月的钱吧,哈哈。

    中午挑了好几个地方,最后跑到水果捞吃。我要了个定食,M先生点了炒饭,他认为炒饭应该很快的。我的定食很快就上了,碟头也不算小,四小格,吞拿鱼Salad,苹果牛肉,水果,牛油米饭,吃着挺清爽的,还附赠一杯西瓜汁。快吃完水果的时候,炒饭才上来,M先生看着我这么久,都有点沮丧了...

    下午去PizzaHut找梁丙。好象也有好久没见他了,幸好没变样,一眼就认出来了。他要到4点半才能下班,所以我们就点了下午茶一边聊一边等。我们点了两个雪糕,一个雪域蛋糕,一杯奶茶一杯柠乐。东西快被扫荡完的时候,有个叫Listen的帅哥走过来询问我们是否续杯,喔~好亲切~!后来等到阿丙下班了,就索性一起坐下唠叨起来。听他讲工作的事,非常有趣。无奈M先生的母亲打电话来追魂,只好散去了...

    晚上跟老头吃饭,今天他生日!饭在好滋味解决的,川味,还是挺可靠的。断断续续喝了些酒,看着老头其实也是开心的,三五个人聚一下,聊聊天,喝喝酒,欢喜就很好了。吹蜡烛的时候不知道他许了什么愿,关于爱情还是工作呢?呵呵,一切顺利就好了。

    回家路上在等车,街上人很少,看着经过的178,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死鱼那时租的那个破房子,第一次跟那个人独处。那个晚上一起在南门等车,风把眼睛吹得有些迷糊了,也把陌生的温暖吹到了我身上,最后末班车终于还是出现了。

    时光真美好,想着都会笑。

  • 昨天中午本来是叶工请饭饭的,后来阿龙把他的伯父召唤来,结果变成伯父请了。

    吃饭的地方门面超小,不过味道挺正的。猪手不油腻,清爽,味道还不淡。捞起鸡是盐焗味的,还拌了海蛰,也很适合夏天吃。苦瓜黄豆排骨汤比较鲜,似乎喝到了干虾的味道了。还有墙上的照片,传说中的香港食神滔滔也来过,唉,老得不成样子了。其他的没啥印象了。

    晚饭还是跟俺的饭友M先生一起,由于是我请,就近去了澳门街。在楼上坐着等他的时候,那感觉还真无聊啊,想来他等我的时候也如此这般吧,而且我还是个迟到神......

    澳门街的菜有点小贵,大概是因为我还没工作吧。点了清凉鲟鱼,法国酥蚝,葡塔。所谓清凉鲟鱼,就是苦瓜丝做底来煮,有淡淡的苦味,竟不觉得腥了,而且鲟鱼的骨头是软骨,所以真的是一口口的肉啊。酥蚝也就是用面粉做的酥,里面有一只小蚝,一点胡萝卜,芹菜什么的,汁的味道很好,只是两个人吃八个实在是有点腻。葡塔水准不错,比在上海葡京吃的要好,很香浓。餐前的小吃超难吃,后悔没有退掉。

    呼,忙碌的一周就这样结束啦~

  • 上午10点 - [自语]2007-09-12

    Tag:

    上午10点,路上遇到了晃晃。找工作的压力再次掩盖了心里。

    上午10点,实验室外头在剪草,一片青草味。藏在泛起的微风里,迎面扑来。

    上午10点,我很困...

  • 早上去实验室,终于见到了师弟了。

    看起来有点像白岩松,安徽人。晚上老板请唱K的时候,听到他唱,声音不错。嗯,我对好听的声音一向是怀有很重的好感的。虽然看起来还是挺自我的。

    M先生早上约今晚的饭,后来在我的强烈建议下改到了周三晚。这回是去呃饮呃食,似乎是个澳门特色的。胡椒猪肚煲,听起来有点小华丽。不过每次晚上经过那里,都看到小小的店外头聚集了一堆等位的客人...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找到位了。

    晚上去了趟百佳。特意买了红茶,两种,滇红跟祁门红,又要开始奶茶生活咯,哈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