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璀璨 - [乐音]2010-02-25

    开始煲李健去年底的那张《音乐傲骨》了。

    《璀璨》很有些几年前的《绽放》的味道,只是比起那时的张扬与青春,现在的这个人,平和起来,也多了些感慨了。

    生命无常,我无法永远在你身边,而你,离去时却总不说再见。追寻的,终究要失去,漫无目的。

    只是,我说爱你的时候,请你一定相信,这一切。

  • 旧的听得有点闷了,所以换掉~!

    一共是三首,自己还是挺喜欢的。

    张震岳的《微风香水》。最近他的新碟出来,大家都很惊讶,阿岳怎么这么深沉柔情啊...其实他很早就有这样的一面了,比如这首歌。拉长的音符,真的好象微风一样,他唱得又很淡,就是那种很舒服,又会不知不觉打动人的感觉。

    冷酷仙境的《Sea Rose》。大学时代听了很久都没删的歌。林笛的声音是比较有质感的,回声弄得倒是有些性感的。尽管她的英文咬字非常非常奇怪,基本听不懂歌词,不过这样反而有些朦胧,很可能是蒸发的水汽,呵呵。

    Rufus Wainwright的《My Funny Valentine》。听了这个如果只听前半部分是绝对不会想到歌名的歌,还是很惊喜的。新加的东西虽然跟原歌不是非常融洽,却不突兀。Rufus虽然跟Chet的声音不太一样,不过听了你也会觉得,原来同是鼻音,也可以是另一种性感的。

  • 没想到500老师还写过这样的歌,小小的Bossa Nova。

    虽然他的声音实在不是很适合这样的音乐,无论是音域还是音质,但你不觉得有趣吗?他的另一面,那么小心地露了个尖尖的角。

    不知怎么的,想起红姨那时候打电话的语气,悄悄的,温柔的。

  • 泛着微风的午后,我在公交站等车。头上的太阳还是那么地大,周围的人依然那么地拥挤。对面的店里有很舒服的白色桌椅,茶色落地玻璃,还有一个又一个的、站着等吃饭的客人,神色各异。

    海盗船里的那只雕花镂空的银戒指,比阿努比斯里的哪一只更美呢?到新天地泡茶一杯听曲一首,有没有夏夜食为天的味道?

    那时,我装模作样地走在外滩上,带上小小的窃喜,亦步亦趋跟着的你,隔开了那么害怕的安静与空虚。即便它们是那么地如影随形,也被赶走无影无踪了。

    红灯熄灭,窗外一切飞快地后退。停顿的每一个点,因为熟悉而安心,直到最后一个终点结束。飞快的是我的漫不经心,凝固的却是脑海里的记忆。

    宝华路上的一小盒鱼皮,会不会是你最后一次独自咀嚼,在双人台上呢?他人宿舍里和你一起喝的奶茶,又会不会是我能喝到的苦涩过后的最甜的眼泪呢?

    爱上了千山万水,爱上了双腿的机械运动,来来回回,思绪随飞。光影错落,擦肩而过。在这即将开始的旅程前,我开始体会那些你嘴里说的感受。沿途风景有多美,也比不上在你身边徘徊。

    飘忽不定的关系,我觉得太冷,铁实的承诺,又那么热,假如能活在20度,你还愿意爱我吗?

    37度的夏日,我经过了几丝微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