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生日 - [自语]2010-07-05

    Tag:青蛙

    一年一度的生日,今年跟青蛙过呢,真好。

    偌大的南京,来来回回地走,我觉得很安心。

    嗯,就是喜欢跟你一起时候的感觉。

  • 2010年6月19日 - [自语]2010-06-21

    Tag:青蛙
    这一天,我的情绪化再度发作。
     
    大概是快到离开的日期,心里有些不安,希望肥猪能多陪陪我。他同学也是今天过来,本来预计是晚上吃个饭的,没想到2、3点就到了,然后一直到晚上10点半。
     
    前一天说了想下午回学校拍几张照片就走的,可是因为他同学的到来,也没提起。开始有些不爽。
     
    下午的短信只有一通来回。心里不舒服。
     
    晚上跟太后吃自助,小p孩说起去唱k,就决定去了。然后太后给肥猪电话,说在夜游,一下船就来。
     
    在Top唱了好一会,他打电话来,问唱到几点,我们也不知道。当他说到,不希望来了就结束,我突然觉得很怒了。
     
    短信,电话,争吵,挂电话。
     
    他说他要跳下去结束,把我气得说不出话来,只好跟太后告别,急急地打车回去了。
     
    到了看到他躺在沙发,过去说话,没应答,心脏开始痛。幸好在书包里翻到了妈妈给的麝香保心丸,吃了两颗就上楼躺床上了。
     
    想着这几个月的反反复复,一边心脏好像被用力捏,用力拽,最后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。痛得满头大汗,哭得鼻涕直流,最后模糊地睡着了,一直到三点才醒来。
     
    把他弄醒,赶上床,然后一起睡了。
    明明知道这种无意义的争吵会对情感带来伤害,可是有时我的不善言辞的确是让自己也觉得无奈的,沟通不能啊。闷到自己内伤,连带让身边的人也难过。
  • 南京 - [自语]2010-05-16

    Tag:青蛙

    来到南京的时候,正好遇上降温。天气凉凉的,突然就觉得很想念你。

  • 惊叹 - [自语]2010-04-21

    Tag:

    早上起来上厕所,看到摆在门口的鞋子发霉了。。。

     

    NND,这鬼天气也该到头了吧~~~

  • 表里 - [自语]2010-03-06

    Tag:

    常常会因为在开端时的第一印象而对一个人下一些判断,然后用一段时间,去印证或者推翻。

    随着年纪的增长,也许能把那段时间一点点地缩短。但是,还是不免生出些厌倦的吧?不再轻易地判断了,可了解的时候依然会有些失望,说到底还是因为希望而已。

    矛盾从来就是人的本性,想被看重,又不想被缠绕。又或者说,想狠狠地爱,结果竟然是伤害。

    即便我们有足够的耐心可以好好理解那表象下的,谁又能有百分百的把握可以接受需要接受的,改变应该改变的呢?

    想着一切应当简单,最后还是落了俗套,丝丝缕缕地纠结起来了。

  • 浅尝辄止 - [自语]2010-02-27

    有人说喝酒,浅尝辄止就好。

    那个,啤酒的话,味道又不怎么样,浅尝辄止好像说不通哦。事实上,喝啤酒当然要喝到酣啦!>_<

    流氓群的聚会在根据地。一边吃着鸸鹋煲,一边大口喝酒,这才是让人舒服的气氛。根据地的鸸鹋煲还是很香浓的,其实应该点脖子的,点了排结果他们吃得很麻烦很郁闷。

    酒过三巡,脸开始红了,话语和笑声开始大了。没有假面,没有矜持,笑就笑到接近流泪,吃喝就吃喝到酒足饭饱。碰杯的声音很好听,啤酒经过喉咙的声音也很好听。豪气?是祝福,一杯酒一个的祝福。

    一切都多么的美好啊,噢,原来这便是酒酣之时了。

    爱你们,哈哈哈哈。

  • Embraceable U - [自语]2010-02-26

    Tag:

    亲爱的老段即将于3月4日驾临广东,哦也,撒花。

    对上一次貌似是在07年1月上海某地点,好远啊,哎,我们都变成轻大叔了...

  • 某本书 - [自语]2010-02-22

    其实就是《仪器分析教程》...

    因为青蛙说起要我帮他做检测,主要是GC和HPLC,而我好像读了那么久都没做过这个,最靠谱的就是在质检所那里实习的时候看过几次原子荧光。呃,就是说,我在这方面完全小白了...

    好吧,只好翻出某本书恶补一下下吧...

    话说这本书还是阿山留给我的,他的字跟他人一个样,很壮,囧...

  • 纪念日 - [自语]2009-05-06

    Tag:纪念日

    5.1的3天一过去,仿佛轻呼了一口气,一年终于过去了。

    日子过得,就跟刷网页的速度一样。而我,还是很庆幸能跟你一同走到今天。

    好像有很多想要说的,又说不出什么话。其实也不用多说,陪着你一直走下去就是了,对不对呢?

  • - [自语]2009-04-05

    Tag:

    腋下附近的皮肤好像灼伤一样地痛着,我想这该是昨晚睡不着的惩罚吧。一口一口地倒吸着凉气,可是没什么效果,只能忍着了。

    昨天晚上并不黑,房间里的角落虽然模糊,依然能分辨。我只是盯着天花板,在床上滚来滚去,无法入睡。于是又想起上渡出租屋里那个厅的天花板上的花纹,神秘又美丽。

    也许是到了该痛下决心的时候了吧。